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都市 >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 >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为什么不离开我呢?

因为厉沉溪的受伤,必须要留院观察,江济生那边也受了一些轻伤,虽然不重,但也要留下输液和观察一下的。

就这样,舒窈和莫晚晚也留在了医院,并未回酒店。

厉沉溪安静的躺在床上输液期间,舒窈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忙的不亦乐乎,但翻来覆去,也没查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她各种搜寻查找‘洛彬’‘洛溪’的名字,查到的包括温苑花房的负责人等等,调出的所有姓名符合的照片,都不是她之前见过的一男一女。

而且温苑爆炸刚发生没多久,警方那边也不会马上就将调查信息全部公开,那一男一女的身份,具体为何,她也无法掌握,总觉得心里没底,可能是错觉,也可能是第六感,总觉得那一男一女,不简单。

她曾在安嘉言身边两年多,绞尽脑汁也没想到有关一男一女的情况和信息,这两个人,很明显和李总不同,他们不是小喽喽,应该是直接授命于安嘉言的心腹之类的。

知己知彼,方才能让舒窈心里稍微安定一些,但查了这么久,仍旧毫无所获,她惆怅的抬手扶额,轻微叹息。

厉沉溪一直靠坐在病床上,手中的书几乎一页未翻,余光都在舒窈身上,将她此时愁眉不展,才适时的开了口,“怎么了?

在查什么呢?”

“没什么。”

舒窈也不清楚该如何和他讲明,便暂时随口敷衍了句。

而他却眸色微深,直接道明,“在查温苑花房的事儿?”

舒窈转眸落向他,也知道瞒不住,更不想隐瞒,便点了点头,也移开了怀中的电脑,“差不多吧,但都没查到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哪里奇怪?”

厉沉溪说着,朝她伸出了手,示意让她过去。

舒窈就知道他不会安分老实,自然没有动身,只是欠身拿起茶几果盘里的苹果,一边削着一边说,“我之前见过洛彬和洛溪兄妹,不对,是夫妻的,但很明显,他们是冒名顶替的,具体身份是什么,我查不到。”

“怀疑他们是安嘉言的人?”

厉沉溪长臂悬在空中,轻飘飘的落下了。

她低了低头,“有这种可能,或者根本就是,但具体是谁,不太清楚。”

但一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们能凭空在此出现,还种植了那么多违禁花卉,销售出路肯定是个关键,除此之外,能制造这么大规模的爆炸事件,这对夫妻,绝不简单。

她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放在小碟子中,插上牙签,起身递到了他手边,“事已经发生了,对我们的伤害也不算大,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拿到证据,但也算了。”

就算掌握了这边的证据,能否直接对安嘉言构成威胁,还不确定,就算可以构成威胁,但能否直接因此起诉缉拿他,也是另一回事。

毕竟,安嘉言的国籍与他们不同,又身份背景复杂,具体来说,都要上国际法庭的。

“暂时先不想了,你好好养伤吧!”

舒窈见他不吃苹果,便自己动手拿了一块,递到他嘴边。

厉沉溪轻含住苹果块,慢嚼细咽,沉沉的眸色深邃,一瞬不瞬的凝着她,没有多少往日的浓情,有的只是深深的复杂和涟漪。

良久,他移开了她手中的小碟子,放去了一旁的床柜上,动手拉过她的手腕,将她固定的坐在自己身边,并单臂挽住了她的腰,“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没事的,有我在,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舒窈木讷的身形宛若紧绷的弓,一动不动,任由着他轻按着她的小脑袋,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上,“这次不同于两年前,再也不要用自己做交换牺牲了,你只要好好的,留在我身边,其他的,都交给我。”

“以前,是我对不起你,舒窈,往后再也不会了。”

她怔松的目光,有些迟缓的看向他,眼前这个男人,她真的可以……再次相信吗?

不是不信他,而是……安嘉言这个人,对她的影响太大,就像一道恐怖的暗影,一直笼罩在她心头,稍微想起,都似触碰荆棘,颤栗不止。

厉沉溪也挪身彻底坐了起来,虽然肋骨处的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但药物的作用,多少还是有效果的。

他动手捧起了她的脸颊,迫使她闪烁的目光望向自己,他定定的淡言,“我这一辈子,迄今为止,接触过的女人很多,这你也是知道的。”

“也因为这些,让你曾吃过太多的苦,受过很多的委屈,这些都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抹去的,虽然很多都并非我愿,但伤害却早已造成,窈窈,可以肯定一点,你是唯一对我最重要,也让我动心并深爱上的女人。”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和方式,具体和她解释说明这一切,确实,很多都并非他本人所愿,但事实却早已注定。

人,是没有办法回到过去的,做错的事情,也再不会有机会更改,唯一能做的,只有弥补。

他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握,“是我太晚才明白自己的心,也太晚才懂得你对我的重要性,一切都是我的错,两年前,你已经为了我,为了孩子们,做出过一次牺牲了,这一次,再也不要这样了。”

厉沉溪知道她很聪睿,一些事情,就算他不去挑明,也有心瞒着她,但也根本就是无济于事的。

舒窈慢慢的抬起头,满载复杂的美眸暗暗,思量多时,才晦涩的道,“那我们一起面对吧!”

厉沉溪似心里松了口气,极快的点了点头,长臂将她搂入了怀中,“好,一起面对。”

“你的计划我可以不问,或许也是你考量好的,但我只是想提醒你,万事小心。”

她说。

本来还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溢出口时,竟也只是这一句‘万事小心’,她相信他,一定会做充足的准备和考量,也一定会选出最合适的方式方法。

但很多时候,是真的很容易事与愿违。

难得的气氛大好,舒窈扶着厉沉溪倚靠着床头,重新拿过那盘苹果,继续喂给他,因为他吃的很少,所以剩余的,她就自己吃掉了。

而男人静默的看着她吃东西,轻缓的字音,慢条斯理,“以前政儿还小的时候,我有的时候说一些伤你的话,还记得吗?”

舒窈轻微一怔,拿着牙签的手指微顿,旋即挑眉就扫向了他,“我说过已经恢复记忆了吧!”

言外之意,她会不记得吗?

厉沉溪勾唇浅笑,“那当时伤心吗?”

“我是木头吗?”

她反问。

他笑着拉过了她的手,“那为什么不离开我呢?”

“当时有很多原因了。”

她不想一一解释,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随口应付。

他却有些较真,“为什么那时候我稍微一哄你,你就好了呢?”

舒窈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这些,实在有些不想回答,便再度敷衍,“是吗?

我不太记得了。”

“刚刚不是还说恢复记忆了吗?

怎么会不记得,好好回答,到底为什么?”

他锲而不舍,一再询问。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